小的时候,我们夏天吃的不是雪糕,而是冰棒,只有甜滋滋的味道。但是对于那时候的孩子来说,已经是很美味的东西了。我还记得,学长为了偷吃,会特意背个书包,学长往下边塞冰棒,拿到家里的时候都不会化掉。

我家当时已经算是很厉害了,爸爸和他的朋友在我们家的店里开了镇里的首家冰室,假期我一般都会在店里帮忙着打打下手,比如放冰棒上的那根竹棒、把冻硬的冰棒拔出来放冷藏箱、亦或是帮忙给那些来批发冰棒的小贩们把冰棒装保温桶。

对面是一家服装店,老板是一个很漂亮的姐姐,很喜欢来我家吃冰棒。学长手里有闲钱了,就跑我家里买。但是因为家里人不让他吃,所以他每次都是偷偷放进书包里。

我还记得,有一次下雨了,没有什么人,我会和大人们坐在一起聊天,打赌是我们最常玩的游戏。我最小,大人们都喜欢拿我开刷。

当时一个哥哥说,“如果你能一个钟内把10支的冰棒吃完,奖励你十元,另加下星期不用来帮忙。”得吃又有得玩这不是我这个小朋友最崇高的愿望与追求吗?

怕他们反悔,我竟自己搬把凳子爬上冷藏箱装了满满的一桶。坐在店门口大口地吃起来,那个爽呀!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

我吃到第五只的时候,妈妈来了,马上制止住我的这种放肆行为,这个赌便不了了之。从那之后,当再次拔冰棒时,我竟没有了要吃的欲望。对甜食特别钟爱的我,吃与不吃都突然变得无所谓,女人特有的喜欢吃零食欲望在我也已经消失。

后来,冰棒的生意越来越好,不远处新盖了一个工厂,还是水泥厂,有很多人在里面上班,我家的生意更好了。

只是,爸爸的朋友说水泥厂的那帮工人们很坏,有时会几个人合伙捉弄他,吃了他的冰棒不给钱,还会往冰棒桶里放泥沙。我每次收桶检查他的冰棒桶也确实是有泥沙,因此我对他们的印象也很差。

有一次,那些工人来到了我家买冰棒,我拿出一张歪歪扭扭写着一半拼音一半汉字只有我才看得懂的小纸条向他们讨债,结果这些人居然都还钱了。

从那以后,那帮工人叔叔们再不敢欺负那些小商贩。也没有记恨我,反而对我也越发的喜欢,每次来我们家都会带些家里种的龙眼,枇杷等水果给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