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真是气死我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女生啊!她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啊!真是气死我了!这种人真的太讨厌了!”

“那明明是我的水卡!她就是不还给我!我真的好生气啊!真的是……”说着说着,小雪就要哭出来了,陪着她一起回来的晓菲也一脸的怒容。

正在看书的刘英不由得放下书看向她们,“你们怎么了这是?不是去找水卡的吗?怎么都被气成这个样子了?”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小雪和晓菲就轮流描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就在昨天下午,小雪拿着自己的水卡去公共水室那里洗头。

但是她洗完头之后发现自己的水卡忘了拿回来了,那时距离她洗完头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这期间水室里肯定有很多人去。

果然她再去找的时候,就发消息自己的水卡没了,她非常的懊恼,没办法,只能写了一张字条贴在热水器的上边,说谁要是看到她的水卡就还给她。

可是到刚才一直都没有消息,刚才小雪和晓菲一起去水室洗衣服,就看到一个女孩子正在那里洗头,旁边放着一张水卡,卡片上刻着一个大写的“L”,是小雪用她男友的名字开头字母做的记号。

于是她立刻高兴的去拿那张水卡,可没想到那个正在洗头的女孩子却抬头了,然后一把把水卡抢了过去。

两伙人一对眼,好家伙,都认识,那个正在洗头的女孩子是他们同班的丽丽,一个名声非常不好的女孩子。

小雪就跟她说这是她的水卡,但是丽丽偏说是自己的,因为上面刻着自己的名字的缩写的一个字母,小雪和她争辩说这是她刻上去的,是她男朋友的名字。

但是丽丽就是死不承认,就说水卡是她的,任凭小雪怎么说也不肯还给她,小雪性子腼腆,肯定说不过丽丽,于是一回来就被气哭了。

刘英听完整个事情的经过之后也跟着义愤填膺,其实她也领教过丽丽的不要脸,她有一次走在路上的时候自己的英语笔记掉了。

好巧不巧的就让丽丽捡到了,丽丽倒是没说不还给她,只不过提出了条件,说是把东西还给她可以,她总要有点什么好处。

于是刘英没有办法,只好请她连吃了三天的午饭,丽丽才把笔记给她,自那以后,刘英每次见到丽丽心里都生气。

可是她也知道跟这样厚脸皮的也计较不来什么,索性也就无视她了,可现在在小雪这件事情上对方更过分了,她们怎么能忍得了?

“诗兰!你说我们可怎么办啊?”她们三人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而听了全过程的诗兰则是神色平静的开口,“稍安勿躁,过不了几天她就会把水卡乖乖还回来的。”

听到她的话,其他三人也不说话了,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对诗兰是无条件的信任,而诗兰则是拿起旁边的一支笔和一张纸,写着什么,写完之后,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只是这笑容越看越有些不怀好意……

另一边的丽丽则是心情非常的在宿舍里摆弄着自己的头发,她昨天白捡了一张水卡,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九十多块钱,她能不高兴吗?

正好她水卡没钱了,这简直就是打瞌睡有人给送枕头,一切都恰到好处啊,她不由得哼起歌来。

她梳完头发后想倒一杯水喝却发现暖壶里没水了,她就拿着水卡再去打水,正当她打完水准备把水卡拿下来时,却发现她怎么也拽不动那张水卡了。

她一下子慌了,而且奇怪的是现在的水卡即便贴在上边,可没有水流下来,就好像坏了一样,可丽丽知道这根本就没坏,她刚才打水还能用的。

她用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能把水卡拿下来,她不由得气愤的使劲拍了两下水卡,又不甘心的看了两眼,最终还是提着暖壶回去了。

就在她刚回到宿舍坐下的时候,她忽然僵住了,因为她在自己的桌子上看见了刚才那张明明贴在热水器上的水卡。

“这……这不可能!”丽丽不敢相信的说,她明明没有把水卡拿回来的,她颤抖着手拿起了那张水卡,就是小雪的那张。

忽然丽丽叫了一声,“啊!”她把水卡重新扔到了桌子上,刚刚水卡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变得非常的烫,她只好把她扔出去。

就在这时,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张水卡居然在往外冒水……